首页 > 小故事 > 儿童小故事 > >

有关男故事

2020-10-21 01:31:34   来源:   

《有关男故事》是睡前故事网收集整理的关于、的文章最完美的男人(幽默故事)   一个人走到街上,拦住了一辆行驶中的出租车。他上了车,出租车司机说:“一秒钟也不用等,你的时间掌握得太好了

相关热词搜索:

最完美的男人(幽默故事)

  一个人走到街上,拦住了一辆行驶中的出租车。他上了车,出租车司机说:“一秒钟也不用等,你的时间掌握得太好了,简直和弗朗克一模一样!”

  “弗朗克是谁?”乘客问。

  最完美的男人司机说:“弗朗克·弗尔德曼,一个在任何时候安排任何事情都紧凑高效、细致周到的男人。比如,他需要一辆出租车,就有一辆出租车恰好驶到他身边,犹如精确计算过一样,一秒钟也不耽搁。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如此。”

  乘客不以为然地说:“人算不如天算,任何人都有失算和不走运的时候。”

  “你的话有道理,但不适用于弗朗克·弗尔德曼。”司机认真地说,“他是上帝的宠儿,万事总能占尽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而且,他完美无瑕,极有天赋。他擅长体育,在网球场上总是无人能敌,打高尔夫球的水平堪比专业运动员;他还能歌善舞,他的歌声美妙动听,以他的舞姿能到百老汇去演出;他的琴声,我说的是钢琴,那才是真正的天籁呢!”

  “你把这个人说得也太神了吧?”乘客半信半疑地问。

  “这还不算神呢。”司机接着说,“他的记忆力像计算机一样,能记住每一个人的生日;他对每一种酒都了如指掌,知道哪种酒该配什么菜肴,甚至配什么样的餐具;他还是出色的修理工,什么东西坏了都能被他修好,不像我,换一根保险丝,结果整条街的灯都黑了。弗朗克任何事情都干得很好。”

  “这么说,还真有这么完美的人了?”乘客羡慕地说。

  司机继续说:“他开车时能预估出最快的路线,避免遇到堵车,不像我,堵车的事天天都会碰到;他从来不犯错误,知道如何对待女人,讨她们的欢心;他从来不指责女士,即使她们出了错;他总是衣着整洁,皮鞋任何时候都是锃亮。他是一个完美的人。”

  “这样一个完美的人真是举世无双。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乘客赞叹道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他。他早死了,我娶了他的遗孀。”司机说。


最爱的男人(幽默故事)

  情人节的晚上,男人和女人共进烛光晚餐。

香甜的蛋糕,淡淡的烛光,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玫瑰花香。然而,男人和女人却各怀鬼胎。女人心里盘算着如何跟男人提出分手,一年多的异地恋,女人的心在现实跟距离之间做着斗争,今夜,女人内心焦灼不安。许久未见,男人的目光一直在女人脸上游离,男人发现了女人淡淡的不安,男人敏感的神经一下子竖了起来。男人揣测着女人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?

但是美好的氛围让人沉醉,谁都没有开口说出心中所想。一切的举动都那么地顺其自然,表面的和谐下潜伏着不可预知的蠢蠢欲动。

晚餐结束,男人留女人过夜。女人不肯,此时,女人放在桌上的手机突兀地响起,男人本能一般地抢先拿起。盯着手机银屏,男人脸色大变,他清楚地看见屏幕上的五个醒目的宋体字:“最爱的男人”。一种叫做愤怒的小火苗在血管里窜起,燃烧着每一个细胞,男人失去理智般将手机朝角落摔去。男人失态了,心里只想着一件事:她果真有别的男人了!

看着男人发疯一样的举动,女人的不满急于宣泄,“你发什么疯?要分手直接说,别借题发挥!”有时候,导火索就是这么点燃的。沟通是建立在理智的基础上的,但争吵的双方已被愤怒的情绪蒙蔽了双眼。

男人听到“分手”二字,更是怒不可遏,“这是你一直就想说的吧?终于坦白了?”

女人心虚了,毕竟男人说中了一半,女人这一刻竟然忘记了反驳。

手机铃声如鬼魅一般再次响起,打破了沉寂的气氛。男人一个箭步走到角落,捡起刚刚摔掉的手机,又是那个号码!男人迟疑片刻,按下接听键,充满敌意地问道,“说!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“啊?”

“别装蒜了,我是她男朋友!”男人的声贝拉高了少许。

“你好!我是她爸爸!……”

男人感觉头顶一股莫名的凉气直冲脚底,他甚至不敢看女人的眼,女人迅速地接过手机夺门而出。

这一刻,男人是静止的,爱没有对错,是猜忌让他犯了错。


生男生女之争(幽默故事)

  胡金科和严宝荣是一对医生夫妻,他们还在一家医院工作,当然不在一个科里,胡金科在产科,严宝荣在儿科。两个人虽然才30出头,但因为工作出色,都成了业务骨干。

 他们结婚四年了,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女儿虽然可爱,但在胡金科心里,总觉得女儿不如儿子,又因为只能生一个,所以心里不大平衡。因为不平衡,就免不了话头话尾里带出来。

 严宝荣听了后,觉得的胡金科是在埋怨自己没生儿子,有些不高兴,就说:“胡金科,埋怨我呀?生男生女不在我!”

 可胡金科不这么认为,因为自从有了女儿后,他就搞开调研了。通过调研,他就觉得,现在医学上生男生女之说是错误的,所以就反驳严宝荣,说:“那种说法是错误的,是在误导人,知道你为什么生女儿吗?”胡金科还问严宝荣。

 “那是因为接受了你的X精子”严宝荣上说。

 胡金科听了,一边摆手一边说:“不对不对,这是……”

 “怎么不对?”没等他说下去,严宝荣就截住他问。

 胡金科接着说:“这是遗传!”

 “什么遗传?”严宝荣就问。

 “哦,我先给你说个例子吧,例如到农村买羊买猪,当然是母的,如果是小羊小猪,是为了产仔,买的人都要问卖的人,大羊大猪一胎能产几个,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胡金科说。

 “还能为什么,挑产的多的。”严宝荣说。

 “对呀,大的产的多,小的就产的多吗,这就是遗传。而,这个遗传不是受公的决定的。”胡金科跟上说。

 “哎,胡金科,你怎么拿猪羊跟人比?”严宝荣不大乐意听。

 “我只是比喻,但道理是一样的嘛。”

 “谬论!”严宝荣嘟囔了一句。

 “现在就说你吧,你看你妈,第一胎就是你,是女儿,所以你的第一胎,也就是女儿,这就是你妈遗传给你身上的密码,决定的。”

 “胡说八道,医学上早有明确的结论,生男生女不在女人,在男人。”严宝荣有点生气,针锋相对地说。

 胡金科又摆着手说:“不对,不对!”

 “怎么不对?”严宝荣盯着胡金科问。

 胡金科不在乎严宝荣生气不生气,又说:“怎么不对,我做过调查,这半年在我们科里出生的婴儿,72%的产妇都是复制了她母亲的生育规律。”

 “什么,你再说一遍?”严宝荣像没听明白,问道。

 胡金科就解释:“我是说,72%的产妇,都是她母亲怎么生,她就怎么生。”

 “为什么?”严宝荣又问。

 “这个问题我正在研究,据我初步研究的结果,应该是这样的。就是,女人的身上都遗传了母亲的生育密码,而这个密码,对精子有识别和选择能力。这种密码总是按照自己的意志,来选择需要的精子,拒绝不需要的精子。打个比方说吧,这密码就像门口上的门卫一样,什么样的人让进,什么样的人不让进,由它来决定。女人身上的这个遗传密码,就是那个把门的警卫。”


男人的味道(幽默故事)

  黄亚丽是个剩女,恋爱谈了不少,没一个成功的。这天,她又在本地的姻缘网上聊上了几位,那几位都迫切地提出见面,叫黄亚丽拿不定主意。

  终身大事不可草率,选谁好呢?她只好向闺蜜吴莉娅请教。这吴莉娅可不是一般人,那是久经情场号称火眼金睛的孙悟空!吴莉娅一口答应下来,并责怪道:“瞧你,拖到现在都没着落,这事儿应该早点叫我出马才对。”

  黄亚丽很不好意思,感情的事儿不好开口啊,不是实在没办法,才不会麻烦别人呢。

  事不宜迟,该决定跟谁见面了,黄亚丽正要一一介绍,吴莉娅却摆摆手道:“不用看了,网上的资料想怎么填就怎么填,我们不玩那些虚的,还是都见个面为好,到时候,我给你当参谋。”
  第一个见面的对象叫小张,自称会当个居家好男人,虽说前途一般,但不抽烟不喝酒,没有不良嗜好。见面地点在一家茶楼,三人就那样尴尬地坐在一起,要了一壶碧螺春和几样茶点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  吴莉娅的任务重,由她唱主角,跟小张聊得很开心,好像是她在谈恋爱一样,害得黄亚丽不停地在桌子下面揪她的大腿肉,看样子黄亚丽对小张还挺满意的。

  整整聊了快一个下午,到了晚饭时间,吴莉娅婉拒了小张请客吃饭的邀请,拉着黄亚丽拍屁股走人了,临走时吴莉娅还没忘笑着嘱咐了一句:“以后你们再联系啊……”把小张乐得直点头。

  刚离开茶楼没多久,黄亚丽就急切地问道:“吴莉娅,你认为小张怎么样啊?”

  吴莉娅笑道:“看把你急的,实话说了吧,你们别见面了,他不怎么样。”

  黄亚丽奇怪地问道:“为什么呢?我觉着还不错啊。”

  吴莉娅摇摇头道:“这小张与你头一回见面就撒谎,靠不住,告诉你,我的嗅觉灵得很,什么味道都逃不过我的鼻子!小张说他不抽烟不喝酒,纯粹假话,如果没猜错的话,他是个老烟枪,尽管他之前嚼过不少口香糖,说话时烟草的味道还是飘进了我的鼻子,而且还是那种特呛的劣质烟!”

  黄亚丽听得一愣一愣的,心里还在纳闷呢,真的假的啊?

  有天,黄亚丽在大街上看见了小张,小伙子却没发现她,正在那儿吞云吐雾,黄亚丽惊得目瞪口呆,吴莉娅简直神了!

  过了一段时间,黄亚丽跟第二位见面了。这个小伙子叫小孙,跟黄亚丽一样,也是位大龄青年,他说自己在本市一家建筑集团搞管理工作,坐在风不吹日不晒的办公室里,相当于白领吧。这家集团发展势头很猛,在里面搞管理前途无量,正因为如此,黄亚丽又动心了。

  当白领的人品位也不一样,小孙把约会的地点选在星巴克。准时赴约后,三人坐在了一起,喝着浓郁的炭烧咖啡,相亲在优雅的气氛中进行着。

  这次依旧是吴莉娅唱主角。不同的是,不管他们聊得怎么火热,黄亚丽没再掐她的大腿了,只是眼角时不时朝那小伙子瞟去。那小伙子穿着一身名牌西装,长得也挺帅的,很符合黄亚丽的择偶标准。

  从他们的话语中,黄亚丽知道了小孙的基本情况,由于公司工作忙,他管的事儿多,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给拖成大龄了,值得同情啊!

  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吴莉娅便在桌子下面踢黄亚丽,暗示她该告辞走人了。离开后吴莉娅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我劝你拉倒吧,这小孙不行。”黄亚丽的心凉了半截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  吴莉娅回答道:“小孙也撒谎了,他根本不是什么管理人员,他穿的那套花花公子西服是个山寨货,瞅着很像,但标牌上的兔子耳朵比正牌的花花公子短了一小截……”


上一篇:挖金子的小故事
下一篇:关于小公鸡的幼儿故事

儿童小故事经典作文

更多分类